专业贴膜

=花言=又戈
跑酷选手,跳坑冠军,es秃头,
怪师雷饺左,朋友来一起吹饺吧

【泉真】短篇祭品无标题

短篇都能写出ooc的也就我了

友情偏好感向

算是医泉祭品,即使已经过了这么久我依旧没抽卡...

第一次在lof上发文有些小忐忑啊

小学生文笔不介意就好( ´Д`)










可能是老天爷看游木真太可怜,仁慈地给了他一次选择的机会。

游木真对这种穿越的狗血剧情很不感冒,但偏偏给自己碰上了。

游木真捏着报考志愿单的手出着汗,微微有些发颤。

当年的自己报考梦咲偶像科只是因为成绩不理想,觉得当偶像能减一点学业压力而已。

没有预料到的大概就是会在梦咲遇到以前的那个前辈。开学时,游木真在礼堂里像无头苍蝇般撞来撞去,完全不敢去向女孩子们问路。

“前、前辈!请等一下!”

游木真叫住离自己不远的一名前辈打算问路,对方有些不耐烦地转过头,反应过来的游木真马上就以认错人为由打算跑开。

怎么会是泉前辈....

对方微微瞪大了眼睛显出有些惊讶,立马攥住游木真的手腕 。

“看样子是找不到新生报到区,游君这么久不见也变成笨蛋了吗~?”声音一顿,不满地盯着游木真的眼镜,“眼镜把脸挡住了啊,近视了?”

“嗯..近视了。”

游木真抽出双手不安地背在身后。真糟,好尴尬...当年一声不吭连个招呼都没打就抛下泉前辈和模特事业又销声匿迹的人是自己啊,泉前辈一定很生气吧...

濑名泉看着可以用瑟瑟发抖来形容的游木真,抬手指向游木真的后面。

游木真撂下一句谢谢,头也不回地逃了。

之后的一年级生活中,游木真过得算是十分悠闲,并没有经常遇见濑名泉,还远没有自己想得那么尴尬。

......

游木真觉得糟糕透了,一切烦恼都是在二年级时开始的。如果说一年级的生活算得上平淡,那二年级就是天天上前线,每天都要掐好时机进校,算准时间进教室包括如何躲开濑名泉的堵截。

泉前辈每次逮到自己总是说什么跟他回去当模特,balabala句句不离兄长的爱。

明明一年级就像不认识一样,一到二年级泉前辈就像变了个人,游木真当时甚至怀疑过濑名泉是不是精分...泉前辈很在意当年的事吗?这算是报复吧......

一开始虽然接受不能,百天半年下来也习惯了。

游木真清楚地记得自己穿越前是傍晚放课留在学校补作业,补完时偌大的教室只剩自己一个人。收拾好书包刚出教室门就看到不远处在接电话的濑名泉,自己本能地退回去带上门,不料想用力大了,门被甩得发出震耳的声响。

濑名泉笑盈盈地凑到门前拉了拉门把手,“游君出来吧?不出来哥哥也会一直在这里等着的~”

游木真躲在桌子底下,就怕濑名泉破门。

突然一阵眩晕盘踞着游木真的大脑,游木真晃晃脑袋,待不适感减弱后就坐这儿了,手上拿着那张可以改变人生的单子。

这种情况简直措手不及...

...

为什么泉前辈没有加入朔间前辈的过激背德团呢?不是很符合吗?

...


收单子的老师催促了一声,游木真应了一下,举棋不定。

不报考梦咲的话,应该就不会再遇到泉前辈了?自己也能过个平凡的生活,课本的困难应该是可以克服的。

很舍不得ts的大家,也真有点舍不得现在的泉前辈,毕竟泉前辈在怎么样也算是自己一个重要的前辈。

我可能是疯了,至少来自未来的游木真这么觉得。

游木真思来想去,下了笔。

..

..

..

..

..

迷迷糊糊醒来后,自己正靠着桌腿倚躺着,维持了大概很久的别扭姿势让浑身的肌肉发酸。

像个傻子。游木真对自己下了定义。

推开门,看见濑名泉头埋在膝盖里坐在门外。游木真觉得很不好意思,为什么自己总是认为面对泉前辈只能靠逃避呢...

游木真没有叫醒濑名泉,濑名泉却像身体本能似的,察觉到游木真的靠近条件反射地抬起头来,“游君!昨天怎...”

换做濑名泉被吓到了。

对于怀里的游木真濑名泉简直怀疑人生。

游君怎么回事...?

“游君?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跟哥哥讲,不要一个人憋着啊?”濑名泉双手悬在半空中,完全不知道是不是要拍拍游木真的背表示安慰。

....

一个拥抱而已...自己平常是不是真的过分了?

“泉前辈讨厌我吗?” 濑名泉愣了,“游君在说什么傻话...?”

好尴尬...不讨厌就有鬼了吧。

濑名泉像意识到什么,拍拍游木真的背,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

“不是讨厌游君才缠着游君不放的,我不想给游君添麻烦,不想让游君再从我眼前离开而自己却什么也办不到。”

“游君有了自己的朋友,不是吗?”

游木真的眼睛太过于反映真实,是属于很罕见的,只看眼睛就能看透心底的那种人。

濑名泉一下就看出了他的疑惑。

“在这个学校的最后一年,在这段时间里很想再接触游君,不想再像以前那样什么都没得到就放走...”

...

“游君?为什么不说话了?”

游木真推开濑名泉,笑容打心底出现在脸上。

游君的笑容从来都比太阳还耀眼...

跟小时候的笑是不一样的,虽然小时候很可爱,但游君现在展露出的笑是活生生的笑。

让游君做偶像或许还不错。

......

老天的好意他游木真心领了,不过他只想怀着一份并非愧疚也不属于亏欠感的心情继续生活。

不讨厌,游木真想。

随即摇摇头否定这个想法。

大概是喜欢。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