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贴膜

=花言=又戈
跑酷选手,跳坑冠军,es秃头,
怪师雷饺左,朋友来一起吹饺吧

【泉真】一个没出医泉的怨念产物

死亡梗

真第一人称注意避雷

不知道在写什么,本来不想写的但是想到了就是想到了

不担保有奇怪的bug( •ิ_• ิ)

连续几天抽了几十连,除了小真兔子就是桃李,人生最想要的三卡之一完美miss























x月x日,我死于舞台事故。




死在我憧憬着的舞台上我没什么后悔的。甚至当那根舞台用布景吊杆朝我砸落下来的那一瞬我也没有感到害怕。





我从四散逃离发出尖叫的观众和自己最后一眼看见明星君紧缩的瞳孔中看出了自己的处境。






如果没有这场事故的话,这次的演出应该会是Trickstar提高人气的绝佳机会。





冰鹰君坐在我的遗照旁边的空地上泣不成声,一点儿也不像平时那个能冷静面对一切的领导者。






衣更君拍着冰鹰君的肩安慰着大哭的队长,可自己也哭得不行,头发乱了也像没注意到。





我没有看到明星君,不过我马上在一个角落里看见了怔怔站着的明星君,明星君头低得很低,跟阳光一样温暖的橙色刘海垂下来遮住了眼睛,所以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在想我的事吗?





一个部门的仁兔前辈今天很沉默,倒是姬宫君哭湿了伏见君的好几条手帕...虽然嘴巴上很不客气。




跟泉桑同组合的朔间君趴在衣更君的后背上,懒懒地说眼镜君走了小濑一定很不开心。但是被衣更君及时捂住了嘴。





隔壁班的有点像姐姐的鸣上君好像是受委托来打理一些我的事情,所以看起来很忙,表情也很严肃没有平时的笑。





是被泉桑叫来的吗?那为什么泉桑自己不来?





我在现场没有找到泉桑的身影,说不失望是假的。






再怎么说我也是希望泉桑能来的,即使这是葬礼。





我以为他会在我的葬礼上哭的很伤心。




果然,泉桑还是在天台。




泉桑穿的是便服,坐在天台的水泥地上,身后堆着很多装pokey的超市购物袋,里面的pokey七零八落散了一地。




泉桑头埋在膝盖间在哭,有点像个小孩子。




在我的印象里泉桑一直是很强势的,什么事情都能做,感觉是无所不能的。





我坐在泉桑旁边,虽然知道他根本看不见我,但是还是很紧张。能这么近距离的坐在一起可能只有小时候。




我有点想摸摸泉桑的头。





虽然什么也没摸到就抓了把空气。我觉得有些心里不舒服——明明我自己都是空气了。




感觉时间流失得很慢。





鸣上君突然从另一边的楼梯上来了,我有点被吓到。




泉桑抬头看了鸣上君一眼,我看见泉桑的眼睛红红的,不知道他哭了多久。





鸣上君向泉桑点了点头,我知道那是说我的事情处理完了的意思。





可能是我看错了,泉桑下楼梯的时候好像回头了一下。




穿便服的泉桑很帅,可惜以后看不到了。




-




x月x日,我离开了这个世界。



不过奇怪的是,我看到泉桑后竟然有点不想消失。




是因为我在难受吗?




-



评论(6)

热度(46)